您现在的位置:京南法制网 > 国内新闻 > 正文

成都龙潭水乡违法用地背后的商业骗局

来源:互联网| 2016-11-30 11:13:35

站在位于成都市航天路88号38幢1号店面前,韩世明凝望“蜀膳”那两个大字招牌愁容满面,他说:“我此刻的心情就像这寒冬一样。”墙上几个绸制的柱型灯笼,已被岁月剥蚀的只剩下骨架。餐厅内各种餐具桌椅胡乱摆放,餐桌上积满了厚厚的灰尘,墙角处叶子枯黄的花草,四处可见结成的蜘蛛网,许久未开门难闻的霉味……韩世明说:“我已经关门歇业一年多了。”

龙潭水乡,画在纸上的“清明上河图”

成都市航天路88号虽然只是一个不起眼的街名,但坐落在这里的“龙潭水乡”却名头很大。这里,被开发商“成都龙潭裕都实业公司”(以下简称裕都公司)誉为成都的“清明上河图”。苏州园林式建筑风格,结合地道的川西民居特色,裕都公司计划建成集精品酒店、商务会所、购物、餐饮、休闲、娱乐、旅游为一体的复合业态商业街区。

韩世明当年就是被这浮华的表象,加上开发商极具诱人的招商广告吸引到这里投资的。他租下了位于龙潭水乡38幢1号店面做起了餐饮生意。韩世明说:“最开始生意确实好,但只好了几天时间,那几天恰逢龙潭水乡开街,裕都公司搞了些文艺活动,吸引了不少成都市民过来。”从租金到装修投入,韩世明粗略地算了一下“保守估计亏了两百多万。”

韩世明的心情就像这寒冬一样

同样遭遇的杨晓曦于2013年在龙潭水乡36幢3号店面经营起了“蓝音格餐吧”,他已关门歇业7个多月了。“生意就像滑铁卢一样,天天直线下降,最低的时候,每天只有几十元钱的营业收入”,杨晓曦无奈地说。走进蓝音格餐吧里面,从装修风格到茶餐具的配置颇见主人追求品质的风格。杨晓曦说:“我几乎倾其所有投入到这里,想好好在这里大干一场,结果却被欺骗套牢,也是亏的血本无归。”

从龙潭水乡东大门进来,是一家名为山珍九斗碗的酒楼,戴着眼镜的老板娘清闲地坐在外面喝茶。2012年2月份,她和丈夫盘下了这个地方,光装修就花了100多万。因邻近大门,生意刚开始相对要好些,那时房租每月接近3万,现在因为生意惨淡,房租降到了现在的16000元每个月,但仍然每月存在严重亏损。为此,她辞退了所有员工,在店门口一块“如厕收费5角”的招牌引起了记者的注意。老板娘无奈的说:“园区内公厕早就坏了,裕都公司又不管,游客只得在我这里如厕,我收点费用多少填补一下亏损。”对于未来的打算,老板娘说:“投了那么多钱,只有坚持呗,但我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门可罗雀清冷的街道

据裕都公司提供的对外宣传资料称,龙潭水乡占地近200亩,共建有300余间店面。记者一个下午转下来,开门营业的店面最多不超过20家,几乎90%的店面大门紧闭。清冷的街道门可罗雀,偶尔只见些许游客来此拍照游玩,景区游船区的水面上,一大片荷叶在寒风中早已枯黄,飘浮在水面的乌篷船散落空置于东部水域,船只早已破烂不堪。斑驳锈蚀的栏杆、闲置破败的乌篷船、关门闭户的店面、清冷的街道、干涸混浊的水域……仿佛无处不在地诉说这里的萧瑟与惨淡。

对外号称投资20亿打造的龙潭水乡,早已从短暂的辉煌破落到人们只能从纸上看到的“清明上河图”。

工业用地变身“旅游地产”

龙潭水乡位于成都市成华区龙潭总部经济城,据了解,成都市龙潭总部经济城于2004年启动建设,规划面积为10平方公里,是成都市总部经济试验区,也是成都市中心城区规模最大的总部聚集区。

截止目前,龙潭总部经济城工商注册企业已达1300多家,中国二重、中节能集团、中船重工、中铁建工、中原石油等“国字头”企业先后在此落户。

商家维权的横幅

龙潭水乡位于龙潭经济城东区的成都龙潭裕都总部城,系龙潭裕都总部城一号地块上的商业配套区,占地近200亩,建筑面积16万平方米。据了解,该宗地于2011年2月取得国土使用权证,发证机关为成都市国土资源局,地类用地为工业用地。2012年4月该宗地取得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用地项目名称为非生产性工业科研用房及配套设施、公厕,用地性质为一类工业用地。

何为工业用地,工业用地是指独立设置的工厂、车间、手工业作坊、建筑安装的生产场地、排渣(灰)场地等用地。而裕都公司所取得的这块工业用地,拔地而起的却是与工业毫不沾边,集旅游、餐饮、娱乐、休闲为一体的龙潭水乡项目。事实上,龙潭水乡自建成以来,一直倍受业界质疑。那么,如此大面积的工业用地变身为“纯旅游商业地产”为何一路绿灯?这里面的隐情就不得而知了。

裕都公司对外解释称“龙潭水乡只是龙潭裕都总部城的配套设施建设”,“这也严重违反了国土资源法”,一位不愿具名的业界知情人士如是说。国土资源部关于《工业项目建设用地控制指标》明确规定,工业项目所需行政办公及生活服务设施用地面积不得超过工业项目总用地面积的7%,且严禁在工业项目用地范围内建造成套住宅、专家楼、宾馆、招待所和培训中心等。“当然,更不能建成像龙潭水乡这样的旅游地产项目”,这位业界知情人士补充说。

受害者反被推上了被告席

2015年6月,如梦初醒的部分龙潭水乡租户联名上书,称裕都公司隐瞒土地违法事实,欺骗商家签订商铺租赁合同,造成所有租户血本无归,要求有关部门立即查处裕都公司擅自改变土地使用性质的严重违法行为,维护龙潭水乡全体商家的合法权益,赔偿由此造成的巨额经济损失。但是,一次又一次的维权行动都以“无人过问”而失败告终。

接下来,更令龙潭水乡商家始料不及的是,裕都公司一纸诉状把部分商家推上了被告席,诉商家不履行租赁合同,要求对租金价格、租金支付方式、违约责任进行约定。经营“蜀膳”餐饮的韩世明成为了裕都公司的被告之一。韩世明欲哭无泪,自己被裕都公司套牢亏损两百多万不说,如今反而成了被告而将承担巨额房租和所谓的违约赔偿责任。接到法院传票后,韩世明依法对原告裕都公司提起了反诉。

裕都公司诉称,2012年12月5日,裕都公司与韩世明签订了《龙潭水乡物业租赁合同书》一份,要求法院判决韩世明支付拖欠的租金和补偿免租期租金,以及违约金等近90万元,同时解除裕都公司与韩世明签订的《龙潭水乡物业租赁合同书》并返韩世明所租赁的房屋。

韩世明辩称,裕都公司出租给他的涉案房屋至今无相关建设规划许可证,也无相关安全手续,该房屋为违法建筑。涉案租赁合同系无效合同。造成合同无效的原因在裕都公司,裕都公司在租赁合同签订前对外进行虚假宣传,合同签订后隐瞒其属非法建筑,也未兑现相关承诺,裕都公司要求解除合同应予驳回。因裕都公司在诉讼中已强行关闭韩世明所承租的房屋,故不存在返还房屋的问题。因租赁合同无效,租金属非法利益,裕都公司要求支付租金于法无据。合同约定有免租期,裕都要求支付免租期租金不应支持,且免租期租金、违约金、滞纳金均属违约责任,因合同无效,故违约金及滞纳金也不应支持。综上,请求法院驳回裕都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韩世明同时反诉称,案涉房屋无建设规划许可手续、无房屋产权证、未取得消防合格验收手续,裕都公司通过虚假宣传、隐瞒案涉房屋系违法建筑等事实,骗取韩世明与其签订合同,且合同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应属无效。由于无效合同系裕都公司造成,裕都公司应承担返还租金及赔偿损失等责任。另外,裕都公司未按照土地规划用途建设、使用土地,案涉土地系工业用地,而裕都公司却用于旅游地产开发,裕都公司的行为既损害了国家利益又蒙骗了龙潭水乡的所有商家。

而一审法院成都市成华区人民法院却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城镇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出租人就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或者未按照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规定建设的房屋,与承租人订立的租赁合同无效。但在一审法院辩论终结前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或者经主管部门批准建设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有效”为由,判令韩世明败诉并驳回他的反诉请求。

韩世明告诉记者:“在一审庭审阶段,我们向法庭递交了裕都公司土地违法的法定证据(国土使用证、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都明确载明为工业用地),但一审法官都不予采纳,且在一审判决书中的本院认为部分也完全避开本案最关键的证据部分,而最终判令我们败诉,这背后又是怎样不可告人的隐情?”

同样被裕都公司推上被告席的还有杨晓曦,其一审判决结果和韩世明一样惨遭败诉。

在二审即将开庭之际,今年10月底,韩世明和部分商家针对龙潭水乡违法用地的情况分别向成华区有关部门进行了实名举报,截止发稿之日,成都市成华区规划管理局一位文姓工作人员致电记者:“我们(成华区规划管理局)只有审批权,没有执法权,对于商家的举报材料,我们已上报给了成都市规划管理局。”关于龙潭水乡存在的违法用地情况,这位文姓工作人员语焉不详地说:“我们只规划许可这宗地用地名称为非生产性工业科研用房及配套设施、公厕建设,至于龙潭水乡建成现在这样,系裕都公司个人行为”。

对于龙潭水乡的后续问题,本网将继续予以关注。(高飞)

(编辑: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