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京南法制网 > 国内新闻 > 正文

南充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警察暴力执法

来源:互联网| 2017-07-11 11:02:32

各大新闻媒体:

我是王开明,现年45岁,身份证号码:5129011972xxxx2014,在此,向你们反映南充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四大队部分民警执法犯法,无故对我使用警械、警具,强制带离现场,故意伤害我一事,请求你履行机制的监督职责,进行调查,进行公开报道,还原事实真相,推进国家法治进程。事实经过如下:

2017年7月7日玩9点多,我带着8岁女儿(女儿骑着儿童自行车)散步,经过清风路跟环都大道德十字路口(六十一度火锅店旁),看见交警在查酒驾,正好遇见我一个叫陈华君的朋友被查酒驾,我想这些事要好好配合才好解决,我就说:“该吹就吹赛”,过了一会我又看交警在拷他,我就说:“你们文明执法哦”,这时一个警察过来对我说“这里没你的事,滚开!”,我一下就气了,回道:“你是啥子东西吗”,说了这句话之后,警察马上把我拖进警戒线,拿一个什么东西(可能是催泪瓦斯)朝我眼睛一喷,我就什么都看不见了,然后几个警察将我按在地上,给我拷上了手铐,我起来时听见我女儿在撕心裂肺、歇斯底里的哭着喊“爸爸”,我什么也看不见,努力的想奔着女儿的那个方向去,可是警察还是把我塞进了警车,进警车前还听见周边群众说,“你们要不得哦,那么乱执法哦”等等。进了警车后,我左边、右边也都进了人,他们关了车门后就有一个人(好像是前排的人)掐住我的脖子,车里面的几个人就开始打我,我当时神都没回过来,就被打昏了。

我昏昏沉沉醒来时,好像被带到了舞风派出所,舞风派出所还给我照了像,也没有谁来问我什么事情,中间我还接了一个电话,是我老婆打来的,问我咋还没有回,我当时心里很急,简单说了下,只让她快点找妞妞,也就是我的女儿。也不知在派出所待了多久,派出所警察过来让我去看伤,我就在朋友的看护下去了医院,主要是对眼睛做了初步检查,诊断为左眼眶内侧壁骨折、伴双侧上颌窦及筛窦粘膜增厚,左眼眶内积气,左侧眼睑肿胀、积气,我当时全身多处疼痛,双臂也无法打开,肾脏部位,腿部都很疼,当时眼科医生说没有床位了,让我第二天去入院进行详细检查。

\

图为被交警打的伤痕

\

图为被交警打的伤痕                                                    图为被交警强行戴手拷的伤痕

回家后,才知道,警察带我走后,没有人管我的女儿,说我女儿肚子疼也没人管,只有一个不相干的妇女一直在看护我娃儿,直到我女儿记起了她妈的电话,那个女同志给孩子她妈打电话,孩子妈才过去接到孩子,孩子一晚上都不敢睡觉,孩子的精神严重受到刺激,不知道是否留下后遗症。

事发后,我和家人十分气愤,我一个无辜的路人,抱着好心劝人配合检查,莫名其妙被拖进警戒圈;被带上手铐;被带离现场;被故意殴打。直到现在也没有一个警察来我了解事实经过;没有来问过我;没有问过孩子的事情?更可气的是我家人9日到交警大队询问时,不给我们看执法记录仪,借口已封存,得到的回答是妨害了公务,干扰了执法。我们也在网络上查看到了很多围观群众发的视频,通过视频更证实了我说的事实,我在被带入警车前是好好地,身上没有伤情,而到了派出所却血流满面、眼睛乌黑。

我想问:警察办案是否有程序?警察使用警械、警具是否有规定?警察可以无故伤害殴打一个路人,吗?我哪一个行为和语言妨害和干扰了警察执法,我认识倒是这几位警察伤害了我,伤害了人民的感情,干扰了正常的社会秩序,妨害国家专政机关和人民警察的形象。

作为受害者,我本人及家人在此不想就这伙警察的职业道德、个人品德及公务员素质再作任何贬低性的评价,我们特请求杨记者调查此事、追踪报道此事,以最终还我一个公道!还我的尊严和人格!还法律一个公正!还我女儿一个蔚蓝的天!在习总书记说的建设法治中国的大背景下,我相信,通过我们的努力,正义和良知终会战胜邪恶,在中国正义的成本会越来越低!

同时,我也特向各大新闻媒体记者承诺,我所陈述的全是事实,没有虚构情节,如有不同,我会承担法律责任或经济责任。

投诉人:王开明 唐海琼

联系电话:13990837776

2017-7-9

(编辑:信息聚合 )

分享到: